香港——周日夜间,一群手持木棍和金属棒的男子公然袭击民众,他们的目标显然是反政府抗议者。在几周内发生了多起示威活动之后,香港的紧张局势在周一达到新高,这引发了人们对于暴力升级超出当局控制程度的担忧。

包括记者和一名民主派立法会议员在内的数十人在此次袭击中受伤。袭击发生在元朗火车站及周围,元朗位于香港西北部,是一个距离中国内地边境不远的卫星城。

当晚早些时候,警方曾与抗议者在中央政府驻香港联络办公室附近发生冲突,之后发生了暴力袭击,这让人们对警方为什么不保护示威者提出了质疑。近几周来,示威者一直在批评警方使用武力。

周日,抗议者在中联办大楼涂鸦,并向那里悬挂的中国国徽泼墨,中国官员称这一行为“公然挑战中央政府的权威”。早些时候,示威者参加了一个和平的游行,要求对警察暴力的指控进行独立调查。

周一,香港行政长官林郑月娥谴责了破坏中联办的行为,称该行为挑战了国家主权,“伤害民族感情”,她也谴责了在元朗发生的暴徒袭击事件。

“暴力只会催生更多暴力,”她在记者会上说。

此前很少对香港的抗议活动给予报道的内地媒体,周一对中联办遭到破坏以及香港和中央政府官员对这种行为的谴责做了报道。国家的主要电视网中央电视台报道了中联办大楼外的涂鸦,中国社交媒体上充满了对香港抗议者的批评。

中共官方喉舌《人民日报》周一在头版发表评论说,中联办遭到破坏“不仅践踏香港法治,更公然挑战中央政府权威”。

元朗袭击事件的发生让抗议活动进入了一个许多香港活动人士根据过去的经验所担心的状态:用暴徒来恐吓示威者。在袭击中受伤的人说,他们认为袭击者是名为“三合会”的有组织犯罪团伙的成员,他们抱怨说,政府的支持者鼓励了这种暴力,警察却对其视而不见。

“我有充分的理由相信他们是黑社会成员,”立法会的民主派议员林卓廷说,他的胳膊、手和脸都被打伤,嘴缝了18针。“我不认为普通市民能进行如此复杂、有组织的袭击。”

林卓廷说,他得知有人在晚上9点左右在火车站遭到袭击,并提醒元朗警方注意。然后他乘火车去了那里,他说,手持棍棒、身穿白衣的暴徒在那里十分猖獗。

“他们多次进到车厢内,不分青红皂白地用棍棒袭击车上的所有人,”他说。“遭到这些歹徒袭击的包括许多记者,甚至还有一名孕妇,他们都是香港的普通市民。”

香港的抗议活动始于几周前一项允许将逃犯引渡到中国大陆的议案,但抗议活动已扩大到要求直接选举香港领导人,以及对警方向示威者使用武力的不满。

林卓廷指责警方对暴徒袭击事件的反应严重不足,称早在下午6点,就有人看到这群人开始聚集。

元朗区助理指挥官游乃强说,警方没有拘捕任何人,也没有找到任何武器。

但在摄影记者拍到了一段相遇中可以看到,防暴警察与两名身穿白衣、手持金属棒或木棍的蒙面男子说话,警察与这两人分手前,还拍了拍其中一人的肩膀。

“这令人难以置信,”立法会议员林卓廷说。“警察的行为真令人作呕,而且无耻。”

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暗示,抗议活动是警方对火车站的暴力事件反应迟缓的原因之一。

“我们的人手不够,因为每当有将导致暴力冲突的重大事件时,我们都必须从各区调派警员到港岛,”卢伟聪说。

警方在周一晚间,也就是暴力事件发生的次日表示,他们在元朗及外围地区以非法集结的罪名逮捕了6名男子。警方称,其中一些人有三合会背景,并向记者展示了据称用作武器的木棍。

香港网络媒体立场新闻的记者格温妮丝·何(Gwyneth Ho)在遭到袭击后仍继续对暴力进行直播。何女士在Facebook上写道,她的手受了轻伤出血,背部有伤,右肩需要缝四针。

香港天主教机构职员协会社会事务干事伽利略·郑(Galileo Cheng)说,他在参加了当天早些时候的抗议活动后,乘火车来到元朗。他也对那里的暴力进行了直播,但直播在他遭到袭击后停止。他的上嘴唇、肘部和双手都受了伤,他当时戴的头盔也裂开了。

“那些暴徒不断地袭击我,甚至还袭击了一名怀里抱着婴儿的女子,”他说。

香港医院管理局说,有45人在元朗袭击中受伤,其中一人伤势严重。另有14人在警方与抗议者在位于港岛的中联办附近发生冲突后寻求治疗,从元朗坐轨道交通南行一小时就可达到中联办。

当地居民对警方的不在乎感到愤怒,他们说,警方周日没有接听他们的电话,也没有对他们到警署投诉进行登记。32岁的设计师特里·林(Terry Lin)说,看到手持棍棒的白衣人向火车接近后,他第一个冲到当地警署报案。但在登记了几个投诉后,警署落闸关门,把越来越多前来的民众关在外面,警方说关门是出于安全考虑。

民主派和建制派的政党都谴责了这次暴力事件,但有人指责一些政府支持者淡化甚至支持对抗议者的袭击。周日晚间在网上流传的一段视频中可以看到,立法会的建制派议员何君尧出现在元朗的一群手持香港区旗的男子中,这些男子身穿白衣,那是袭击者穿的服装。

“谢谢你们的努力,”何君尧说。“你们是我的英雄。”

何君尧否认与袭击事件有任何联系,他说,他只是在走路时,与走到他跟前的人说了几句。

周六,亲政府的示威者在政府总部大楼附近集会,以表示他们对警方的支持。《香港经济日报》创始人之一石镜泉对参加集会的人说,要用藤条或PVC管来回应抗议者。

“我们用它们做什么?教训我们的儿子,”他说。“所以请记住:我们不需要暴力,我们需要纪律。你用藤条来教训你的儿子——你怎么能说这是暴力呢?”

香港用暴徒和帮派成员恐吓抗议者的历史由来已久。在2014年支持民主的雨伞运动中,包括一些黑社会成员和显然是内地人在内的一群暴徒袭击了占据旺角一条街道的抗议营地。1989年,北京和中国其他城市的民主抗议活动被军人镇压之后,香港的一场悼念死者的活动被取消,因为之前香港警方与据信来自内地的人发生了对峙。

林郑月娥周一发表讲话后,一位来自传统的建制派党派的知名前议员要求她辞职。“现在是黑社会治港吗?”前议员田北俊(James Tien)在Facebook上写道。

“我从来没有叫过你下台,但经过昨晚元朗事件之后,你再不下台,香港将永无宁日!”他补充道。

就在香港官员承诺将积极大力抓捕火车站的袭击者,并试图阻止报复行动的时候,对再次发生暴力的担忧已在周一蔓延。据当地媒体报道,一些居民被告知不要在下午和晚上去元朗市中心。

元郎区的一些商店提前关门,香港最大的银行汇丰银行告诉员工,由于元朗和附近的屯门可能出现“混乱”,他们可以提前下班。

王霜舟(Austin Ramzy)是《纽约时报》驻香港记者。

Tiffany May、Katherine Li对本文有报道贡献。Claire Fu自北京对本文有研究贡献。

翻译:Cindy Hao

2019年7月23日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